今天距展会开幕还有 180
企业新闻 » 伯恩光学创始人杨建文118亿美元财富估值跻身香港富豪榜第三!1片手机玻璃造就1个传奇.........

在彭博新闻社2016年年末发布的“彭博亿万富翁指数”(Bloomberg Billionaires Index)中,伯恩光学创始人杨建文以118亿美元的财富估值,高居香港富豪榜的第三位(总体富豪榜第106位),这也让他成了20年来打破地产商长期垄断香港富豪前三甲的第一人。


2017/2/1最新数字为113亿美金,不妨碍杨建文仍高居香港区第三的位置


而在前一年的“彭博”榜单上,杨建文的财富才被估到72亿美元。这意味着2016年,他的财富增长了46亿美元,约合315亿元人民币。按1年52个星期计算,去年,他平均每周身价增值约6亿人民币。


一块玻璃的传奇

以iPhone为代表的智能手机潮,造就了一系列的产业神话和财富奇迹。单单一块手机玻璃,就在中国产生了两个世界性的产业传奇。

蓝思科技在创业板成功上市后,随着股票一路高飞,周群飞也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因此被冠以千亿身家亚洲女首富的称号。但伴随而来的各种关于周群飞的消息,尤其是她与伯恩光学之间的关系更是扑朔迷离。有媒体报道称,周群飞是“小三”上位,曾与伯恩光学老板李金泉结婚,创立蓝思科技后又与其离婚

对此,涉事双方公司均未对此给予回应澄清。但近日,伯恩光学的几名创业元老透露,周群飞曾和杨建文的亲哥哥有过一段短暂婚姻,周群飞确实也在杨氏家族企业供职过,但周群飞并非“小三”上位,伯恩光学并没有一名叫李金泉的人。另外,周群飞现任丈夫郑俊龙也曾在杨氏企业工作,曾做过周群飞的司机。

“不管怎么说,周群飞能够走到今天,她也是一个非常有能力、有魄力的人。她创立了蓝思科技并成功上市,确实也是她的本事。虽然她和伯恩光学有些恩怨,但我们也不会因此否定他、攻击她。”伯恩光学一名创业元老如是说。

传言之外的正史里,相比周群飞的艰苦创业,杨建文算是科班出身的工业家,创业的起点也要高得多。他是香港城市大学理工科的高材生,自己的兴趣和专长就是技术研发,也正是靠着技术研发,他成为了全球智能手机产业的关键人之一。

他从一名普通的技术工到创建伯恩光学厂,倾注毕生心血。如今,伯恩每年总销售额的4%至5%用于研发设计。与杨建文熟络的惠阳区政府一名官员曾透露:“现在很多项目研发他都亲自参与,还参与研发苹果、三星手机的摄像头。”

杨建文也是一个精力充沛的人,“他每天工作16个小时,工作节奏非常快,经常来往香港、内地以及国外,很少有时间休息”。在熟悉他的人眼中,他是一个敢于创新,富有冒险精神的企业家。“当然他也有精明的一面,非常善于考虑企业的长远利益。”

周群飞创办的蓝思科技成就卓著,是全球第二大手机玻璃厂商,但相比伯恩,其规模实力依然要逊色很多。华商韬略(微信id:hstl8888)查询到的杨建文在公司内部的讲话显示,2016年,伯恩的总产值已超过400亿,而蓝思科技2016年前三季度的营业总收入还不到107亿。

此图片来源于伯恩光学参加Touch china 2016年6月23-25日深圳触摸屏展现场照片


如今,伯恩不但是全球最大手机玻璃生产商,更可以说是这个市场的全球寡头,其核心主业手机玻璃在全球市场占有份额超过60%。

假若周群飞真的在杨建文家族旗下工作过,甚至是受杨建文启发创办了蓝思科技,杨建文则堪称是一手带出了两大手机玻璃巨头,也真正深刻影响了全球手机玻璃命脉与江山的产业巨人。


一个小想法,催生一场产业革命


走进惠州市惠阳区秋长街道白石村的伯恩厂区,“无论是厂内还是厂外,我们连‘伯恩光学’的厂名都没有。对于这么大的企业,你们是不是很惊讶?”伯恩光学总裁杨建文笑着问。

杨建文在内地的创业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跟当时的周群飞比起来,他算不上白手起家,但在当时的香港生意人队伍中,他也算不上什么有钱人。
当时,正值手表业突飞猛进的年代。杨建文从香港来到深圳,于1986年在横岗街道一家砖厂的厂区内搭建一个铁皮棚屋,创办了一个拥有员工100来号人的小工厂,这便是伯恩的前身。
起初,伯恩的主营业务是生产手表表面玻璃,从为一两百元的手表配套做起,一步步发展做大,直到成为西铁城等精工手表的重要伙伴,工厂规模也从起初的100多人扩大到3000人左右。
做到这个程度后,杨建文从生活经历中发现了一个新生意,严格地说,是他创造了一个新生意。
当时,还流行用胶片做手机屏幕,杨建文在使用手机的过程中发现,这种材料很容易出现划痕,于是萌生了一个用玻璃材质替代胶片做手机屏的想法,因为相比胶片而言,玻璃不易留下划痕。
想到之后,杨健文还真去做了,而且做到了——他利用自己做手表玻璃的技术基础加上擅长研发的优势,把产品做了出来,然后推荐给手机厂商。

手机厂商认可了杨建文的想法和产品,伯恩的业务因此转向,一场用玻璃取代胶片的手机屏产业革命,由此拉开大幕并很快席卷全球成为新趋势。
2004年,伯恩获得了摩托罗拉100万片手机玻璃订单,做手表时常常一个订单一万片都不到的杨建文,从来没有接过这么大的生意,但他咬牙接了下来,还克服困难办到了。让整个公司都“被吓死了”的意外是,100万片手机玻璃发过去,摩托罗拉马上又给了一个400万片的更大订单。
这个订单伯恩最终未能完全消化,不甘心但也没办法地将一半单子分给了一家日本企业。但最终做下来,日本企业的价格比伯恩差不多高出两倍,追求效益的摩托罗拉自然更希望与杨建文做生意。

看到势头这么好,杨建文于是披星戴月地扩厂、扩员,伯恩也因此迎来第一个跨越式大发展。
很快,伯恩光是给摩托罗拉的手机玻璃供应就超过亿片的规模,而且迅速成为了行业的领导者,但这在其公司发展史上,却只是大戏的开始。
绑上苹果的战车,才是伯恩真正的腾飞。
2007年,苹果推出第一代iPhone,已在行业有了世界性名气的伯恩紧抓机遇,与其达成了合作。让杨建文,乃至苹果都没想到的是,这支iPhone,竟在此后掀起划时代的大革命,抢得先机的伯恩与苹果一路亲密,也由此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2009年,伯恩光学产能进一步扩大,在惠州新设厂区。而当年和杨建文一起做手表玻璃的四家龙头企业,因为不敢面对转型期的收益冲击,继续做手表玻璃,结果倒闭了三家。

三星智能手机的崛起,伯恩也是全程陪同。靠着这两大巨头的席卷全球,杨建文一举站上世界巅峰,成为全球最大也是代表最先进生产力的手机玻璃厂商,连新建厂房都是广东单体工业厂房最大。

靠研发持续领先


从摩托罗拉到苹果,从iPhone到Apple Watch,伯恩能长期在手机玻璃领域赢得最大,首先得益于杨建文对创新、研发的大重视和大投入。

从产业萌芽到如今的全面开花,伯恩首先是手机玻璃产业的创造者和引领者,继而才是受益者。
伯恩迄今为止最重要的创新研发,当属杨建文发现胶片手机屏幕缺陷后,自告奋勇的“多管闲事”。在很多人看来,一个做手表的去关心手机,多少有些“瞎操心”,但杨建文不但花了心思,而且采取了行动,这才有了伯恩的今日。
形势比人强。如果自己的行业在走下坡,不要与趋势作对——与其在下坡道上挣扎向上,不如立足优势转行到上升道上重新起跑,这也是杨建文和他的“表哥表弟”们给创业者的一个大教训。

如今,伯恩光学在深圳惠州两地的总厂房面积超过120万平方米,两地合计员工超过10万人。

“伯恩光学最大的成功是什么?”

伯恩元老杨伍铎认为,“我们只想低调地办企业,老老实实做事,把每件事情做好。我们公司的口号只是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做好自己的事’。我想,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能走到今天”。

杨建文的回答则充满“技术味”:“我觉得应该是创新,就是很多产品,别人还没去做,我们就尝试去做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对保安要求严,对知识产权严格保护,如果没上市的产品被偷走了,我们损失就很大。”

在实验室内,他向记者示范玻璃屏幕的硬度:将一块手机屏幕从高处重重摔下,拿起后完好无损,连擦痕都没有。“我非常重视技术,设备全部是从日本、德国买回来的,就连原材料也是从日本、美国购入。”据悉,伯恩光学与德国一家研究所合作研发超硬度玻璃,并购进数百台价值5亿元的先进设备。

伯恩的厂区,施行的是严格的军事化管理。公司不但有强大的保安团队、封闭式的管理、严格的进出检查制度,更有高墙围筑的神秘森严,而这其中很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如果没上市的产品被偷走了,我们损失就很大。”对待媒体从来没有多话说的杨建文,在被问到伯恩成功的关键强调,“应该是创新,就是很多产品,别人还没去做,我们就尝试去做了。”

2014年,伯恩还率先啃下硬骨头,研发出高品质的“蓝宝石玻璃”,也正是靠着这个杀手锏,公司才拿到Apple Watch的大订单。为了培育下一个增长点,近年来,公司还加快布局了3D玻璃以及技术含量更高的触摸屏产品,并且成为了普遍被认为是下一轮产业升级核心的3D玻璃最大厂商。
也是靠着研发创新,不断提高产品品质、附加值以及工厂科技化水平,伯恩才快速从劳动密集向技术密集转型,也因此克服了“用工荒”、劳动力成本不断上涨等挑战,扎根在广东而不是外逃他乡乃至他国,继续维持着领导者地位。

2009年,金融危机的巨大阵痛还在煎熬着广东的加工贸易企业,广东“用工荒”的局面愈演愈烈,伯恩招工也异常艰难。就在此时,伯恩光学做出了一个最重要的决定:向自动化转型,逐渐以机器代替人力。

尝试自动化转型到现在,伯恩惠州厂已实现全自动化,比深圳厂区的半自动化,节省人力达1/3左右。而4年的成绩单显示,伯恩厂的转型是成功的。

2014年底,珠三角工厂劳工的工资提升到3500至4000元/月的水平,按此水准,伯恩一年要增加将近7亿的工资支出,与此同时,原料价格持续波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也在冲上新高峰后有所回落。重重考验下,不少竞争对手都向人工工资不到1500元/月的缅甸、越南等地转移、转产。

作为龙头的伯恩怎么办?有人建议工厂搬迁到缅甸等地,但杨建文最终下定决心,不把追逐廉价劳动力作为竞争力,而以“向自动化转型,逐渐以机器代替人力;加强研发队伍,向更具附加值的产品进攻”这两大策略,继续扎根广东。
包括一些中西部城市对他招商引资,也都被他拒绝。因为他放眼全球产业竞争和长远未来,坚信:“靠政府补贴,也是走不远,也走不下去。”
而新产品方面,伯恩则成为了目前全球唯一可大规模量产3D曲面玻璃的企业,也以这个高附加值的新产品赢得了下一轮先机。
与此同时,伯恩还抓紧国内手机厂商崛起的机遇,在巩固三星手机约7成、苹果手机约6成的市场地位的同时,相继与华为、小米、vivo、魅族等企业做起了新生意,而且盘子越做越大。

如今,伯恩不但继续把持着全球智能手机玻璃市场的领导者地位,还在蓝宝石、3D玻璃等未来增长点拿到大牌,进而站到更高级别也更可持续的竞争层面,也摆脱了之前担心被低价劳动力挤压的忧虑。
“因为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别的企业是抢不到订单,我们是订单接不过来,有时候还不得不婉拒客户需求。”杨建文说。

探访伯恩露笑蓝宝石生产基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2015年中曾到访伯恩露笑位于内蒙古通辽的生产基地进行实地采访。伯恩露笑注册资本5亿元,露笑科技持股40%,伯恩光学占比60%,此次2.5亿的增资比也是按照双方的股份占比确立。


伯恩露笑的蓝宝石生产基地位于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每车间有上百台长晶炉,地上地下各种管道纵横交错,生长炉发出“嗡嗡”之声,车间工人不多,自动化程度很高。“炉膛清理、装料、化料、引晶、退火,一个生长周期需要20天左右,单炉每月出来的产品约为1.3个晶体,每个晶体80公斤”,驻场负责人告诉记者。

伯恩露笑公司相关负责人胡董成向记者介绍,该基地于2014年6月份开始建设,目前已完成生产车间、办公楼、宿舍楼等工程,预计2015年年产优质蓝宝石晶体可达7000个左右。

已经破产的原苹果公司合作方GT公司美国一家传统的蓝宝石长晶炉研发生产企业生产的蓝宝石长晶炉,由苹果负责处置。而当初GT的技术被苹果相中,是因为苹果想大规模采用蓝宝石镜片来改善电子产品交互界面防护性能及用户体验,于是苹果与GT签署协议,采购GT生产的蓝宝石长晶炉。GT为此花费巨资在亚利桑那州盖了一座蓝宝石工厂,这其中包括苹果的贷款和部分垫资。


由于GT对量产蓝宝石的生产技术掌握不足,GT的ASF长晶技术并没有真正的攻克量产难题,无法进入到量产阶段,苹果最终取消了订单。由此也导致GT破产,只能通过拍卖设备偿还苹果的债务。鉴于伯恩光学和苹果一向来的合作关系,此次伯恩露笑引进的蓝宝石长晶设备,就是苹果在处置的那一批GT长晶炉。但杨建文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苹果取消订单并非是GT的技术问题,而是双方因为采购价格没谈拢。

杨建文向记者表示,之所以引进GT的蓝宝石长晶炉,是因为这批炉子每台长晶重量在150公斤,伯恩露笑已经采购投产的80公斤炉子产能严重不够,而且GT的炉子是全电脑控制,符合企业的发展规划。之前伯恩露笑的蓝宝石长晶炉设备由露笑科技全资子公司供货,再由伯恩光学向伯恩露笑采购已生产的蓝宝石镜片进行深加工,最后用于手机上。

露笑科技在增资公告里说到,目前国内外市场对蓝宝石生产技术虽取得一定的进步,但仍处于提高阶段,存在一定技术风险。杨建文也谈到,引进GT的炉子也是借机让美国的技术人员来帮助露笑科技发展新技术,有利向露笑科技今后采购更大规格的国产炉子。 

而蓝宝石生产择地为何选择在内蒙古?胡董成对此解释称,主要因为内蒙古的电力优势,据其介绍,蓝宝石的结晶过程中,耗电量大,内蒙古供电比较充足,电力成本约为东部地区的50%。与此同时,蓝宝石晶体项目属于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是通辽市重点引进并支持的项目。

伯恩露笑公司提供的资料显示,整个基地总占地300亩,计划总投资20亿元,项目建成达产后,将成为全球最大的蓝宝石晶体生产基地之一。胡董成对记者表示,按照规划,通辽蓝宝石基地未来将建成12个车间,目前正紧锣密鼓的扩产计划,胡董成表示,这主要缘于市场需求的快速增长,与此同时,一旦规模扩大,还可以摊薄蓝宝石的生产成本,进一步提高竞争优势。

蓝宝石产业链包括:长晶设备提供商、原材料及耗材提供商、长晶、切磨抛、后续加工等,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A股市场上,涉足蓝宝石产业链的上市公司达数十家,场外的拟上市公司中,涉足投资蓝宝石的数目也不小。

蓝宝石行业是否会出现类似光伏业产能过剩的情况呢?对于这种市场供应担忧,胡董成认为,蓝宝石与光伏不可同日而语。“蓝宝石生产有一定的技术难度,供电、工艺、供水等方面都要远远高于光伏生产,投资成本高,只有规模化生产才能提高良品率和控制成本。”

胡董成表示,目前蓝宝石产品主要用于Apple Watch,手机指纹识别保护片、摄像头保护镜片等领域,同时在照明LED衬底、军用方面等也具有很大的市场。


隐匿的大佬


在一位与杨建文接近的惠阳区官员看来,“他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他话不多,极少接受媒体采访,但他非常有礼貌,非常热心。在和我们相处时,脸上总是保持笑容”。


当家人和员工一贯保持低调,作为全球最大手机玻璃厂商的伯恩也同样是个神秘人。它没有官方网站,没有什么公关传讯部门,甚至厂区附近和厂内,连个厂名都没有。一个这样的企业,居然能紧握全球智能手机玻璃产业的日月旋转,这也是杨建文自豪,甚至从内心自傲的一个地方。

对外神秘的伯恩,在业界享有极高的声誉和信誉。曾经在组织安排下走进公司的官媒,没有搞出大新闻,却挖出过一个小秘密:伯恩和苹果、三星这些大客户的合作关系,甚至可以互信到无需合同,口头约定就算数的程度。

杨建文年轻时酷爱钓鱼,还常参加各类钓鱼比赛并获奖,但创业以来,他基本远离了这份轻松闲适。年过六旬的他,至今每天工作16个小时。

在高管眼中,杨建文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看准了不怕冒险,既脚踏实地,也目光长远,雄心勃勃。


看上去憨厚的他,拥有精明的生意人思维,熟悉他的人曾讲,包括在与政府的谈判中,他都非常善于掌握主动,尤其善于通过满足对方的眼前去争取自己的长远利益。

杨建文今天的事业与妻子的支持和能干密不可分。他让妻子林慧英出任了波恩的主席,持有公司49%的股份,而持有51%股份的他自己则只出任了总裁一职——是标准的“给老婆打工”。夫妻二人育有三个子女,长子大学毕业后进入公司工作,从基层干起,杨建文说:做管理,他最忌讳任人唯亲。

对外保持神秘的杨建文,其实拥有相当出众的社交与公关能力,这也是他早年攻下苹果、三星这样挑剔客户的原因之一。有人问跟两家巨头打交道的体会,他说:“苹果爱请年轻工程师,他们注重创意,喜欢沟通,跟他们谈生意,可以很时尚,最好跟他们进行一场头脑风暴。但跟三星交往则要学懂中间的嘘寒问暖,跟对方摸酒杯底谈心。无论跟三星的高层还是低层谈生意,都要能喝酒。”

由此可见,他的酒量也不小,和看上去就比较能喝的形象成正比。

2015年9月,杨建文以夫妻名义捐了2亿港币给母校香港城市大学,在捐款仪式的演讲中,他寄语年轻人:“不仅要有创新理念,还要有吃苦的精神。”

他说:“创业非常艰苦,伯恩光学也遇到过很多的困难,但我和我的团队从来没有放弃过,我非常享受克服困难的过程。”


据悉伯恩光学将以超大面积展台亮相:2017年6月22-24日深圳会展中心举办的“Touch china 2017触摸屏、3D曲面玻璃&蓝宝石展”,更多活动详情请联系:


吴小姐:0755-23041715  

手机:18676665683(微信同号)

E-mail:shasha111000@163.com



上一条      下一条
更多通知活动
更多同期活动
更多下载中心
视频
更多支持媒体
111
返回顶部